金寨论坛

找回密码
免费注册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发新帖
查看: 1495|回复: 5

[原创文字] 我的学生时代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3-12 18:4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公元一九七八年,正是中国这艘改革大船扬帆起航的日子。已经八岁的我(虚岁),在这年的秋天开始了求学生涯。' x$ l7 m2 a0 ?  c2 @8 _. P

5 }2 D) E3 \  v5 H( r3 X# `# x$ g6 j- c3 R1 p
9 T8 f3 P. }2 ]( E6 e- `$ R( R
在我的家乡铁冲,七十年代早期,只有一条砂石公路通向县城,还是沾了往梅山水泥厂运送石灰石的光才修成的。那时交通闭塞,生活水平普通低下,许多家庭的适龄儿童都上不起学。在我的小学同学当中,比我大三五岁甚至六七岁的很多很多。
8 o1 J  J, r! j, G6 G; @1 a; ?
; X1 \0 p1 ]  _( P) a, F8 o2 H  g
9 R+ K$ ]8 }! I/ m8 [8 J3 H
0 h3 L! i# `0 c6 v7 \3 `4 @说来惭愧,我打小就对数字过敏。那时农村没有幼儿园,一年级招生非常简单,能数到六十就行了。几次报名,我都过不了“九"这一关口。一到十还好,数到十九,要么回到十一,要么跳到二十一。吃了几顿“火烧馍”(巴掌打屁股)和“滚头梨”(用曲起的中指节打头)之后,总算结结巴巴过完报名关,磕磕绊绊地迈入了小学大门。
6 U9 M) X5 M1 v4 N8 s
5 T1 s8 n. H& _) t/ h% k7 T( \( g' k
' K0 N2 q3 D; K7 `7 H
我的母校前营小学,是那时公社的中心小学。(乡和乡政府是后来的叫法)学生多,教师少,校舍更少。加上还有一个初中班,更是捉襟见肘,几无回旋余地。我的一、二年级,就在生产队的养蚕室、育秧室中辗转渡过。如此混乱的学习环境,学生的成绩和教学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。# j" I# ?0 c1 b1 V
' A' H: D6 q, g6 k. h6 x) }" m
! ]* y6 y7 V" i& t$ O* j4 @
! g& @9 V5 x3 i( j
那时候师资力量严重不足,仅有的教师小队伍中,还有好几位代课老师。当时除去寒、暑假,收麦、割稻都要放“忙假”,一般七天左右。平日里家中农事一忙,无论师、生,都会请假回家干活。小学的五年,懵懂的五年,也因此萌发了对初中生活的无限向往。年少轻狂的我,却并不知道,人生的第一个打击会悄然而至。
9 B$ b5 b/ `1 P0 B. [
( J5 a# [/ e# n! {% ?
5 ^; a6 S! P& `' J& u0 Y6 |
/ ~. D# A) r, k  r  i5 F- `小升初,在今天九年义务教育中循序渐进的过程,当年却是阻断许多人继续求学的拦路虎。那时候凭考试成绩入学。先订好录取分数线,从高到低,看录取人数再决定收几个班。只考语文、数学,满分二百。八三年秋季招生,后来才知道录取线是九十八分。
$ Z: ]: f9 Z' x1 b% q  s0 Y, A& N* E( G6 K* ?
1 F  G3 f: Q( A# n
) d6 s; P: O# p0 Q  n/ U( D
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,去当时的初中所在地皂河参加了考试。回家以后,自认为稳操胜券,每天追着还在上初中的小哥,问一些家禽、牲畜、日常生活用语的英文该怎么讲。不料放榜时候,给我当头一棒,竟然没有被录取,连多少分都没打听出来。$ l) ^# E) O' w2 V0 P- O" F

! R7 d% w- e6 a2 C9 v
/ `3 s. e8 o5 K7 F) ]/ D
/ @+ K8 v/ }0 a! x( _3 b这下丢人丢大了。忍受着父亲的呵责和哥哥们的嘲笑,厚着脸皮到五年级回炉深造。终于在八四年的秋季,以十三周岁的“高龄",开启了一段全新的初中时光。2 p  g( W' b  O, i% ?+ E
) f" B- |; d1 [8 c# X( b

2 w0 @6 {0 c" W& T  d
0 u/ U: e, p3 W7 V0 J3 e十三周岁是个什么概念?如今的城市孩子,都应该在这个年龄读完初中,开始高中生活了。饶是如此,我在班级中,也是年龄最小的几人之一。
" M  v) K0 ^  j7 B- d9 ?/ a7 q) Q" x) p- N! s) }. x

) a; @6 u- t4 A* |& k$ z
6 ?+ c+ D! A1 r' I! M1 {( H0 Q那时的铁冲初级中学,还叫皂河中学,座落在金岗台北麓的皂河大队老街旁边(现属于高畈村)。四周群山环绕,倚靠望岗岭,北眺牛头山,皂靴河在学校前的桑林边静静流过,然后在公社门前,汇入史河的支流长江河。当时交通不便,只有一条略宽于机耕路的简易公路可行。途中还有一座断桥,遇到山洪爆发,只好多绕几里路翻山越岭去学校了。
+ G! K6 s. ]  v6 k1 J9 W4 W
6 z' o/ D9 A9 N. U; O$ b
) J/ L$ @" C# O9 C
2 D5 g! s: m! x5 P5 B( c! _因为学校准备在当年扩建校舍,因此新生入学条件之一,就是一根合格的房檩条了。被褥自带,男生宿舍就是大通铺,用圆木捆扎成长方形铺架,靠墙相对而放,中间留一条狭窄通道。秋冬季节,在铺架上绑好竹条,铺上稻草被子,倒也暖和。那时家穷,生活用品极其有限,无非是几件破衣服,盛咸菜的瓷缸子,打饭用的搪瓷碗。一个小旧木箱,就装下了所有家当。
! h+ B; f) |3 S3 F, G5 ?
7 L  k+ R& y6 b4 g
* l3 o. K' f! j; {  M
( Q" P- m% F0 j火热而又紧张的初中生活拉开了大幕。一方面各种全新的课程,让我既感到新鲜又觉得难以驾驭;另一方面,学校的基建工程也如火如荼地展开。在完成繁多的学业任务同时,我们也会隔三岔五地停半天课,帮学校从河里搬石头打地基,从砖厂挑砖,从田里运土坯…...这种情况持续了整整一年。- i$ J" k; e, |3 X

' m: {( ?$ b! F9 p
2 I0 p6 H& U; j4 o3 h: w
' `6 _& b. ^) l+ |; L" R紧张的学习任务,繁重的体力劳动,所有的这一切,都摧不垮、累不坏那一颗颗年轻而又火热的心。没有人会问为什么,“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",当时我们的简陋条件,不也是从前的老师和学长学姐们奋斗出来的吗?! d/ p) _  L( j) Q1 |$ A( l/ S. W  y
: }, f4 l( M* ~4 L: ?6 @" T
/ H+ t% v% k8 v- _# i

) t9 [+ @5 S/ a从初二开始,因为学校新宿舍在建,我们所有的男同学都睡在教室里。在教室的后面墙拐角交叉楔入木棍,摞上我们五颜六色的破脏被子,等到下晚自习后,把两张课桌一并拢,哪怕大冬天,也能一觉睡到早操铃响。青春而又激情的躯体,完全忽略了课桌的坚硬和冰冷。
" G4 [: D/ u" p% E' F+ M$ ]3 ~9 O* f6 T+ F. ^9 p
- C% Z5 a. P% i6 K& L0 w( u

" ~  _8 h% t  i没有自来水,全部吃井水。停电成了家常便饭。一到晚自习时间,各种自制的墨水瓶煤油灯陆续点亮,教室里充斥着浓烈的油烟味。只有家庭条件好的几位同学,才能用得起带灯罩的高级台灯。至于点上一根蜡烛,更是超级奢侈的表现。两节晚自习过后,大家不仅油光满面,咳嗽时连鼻孔和咽喉,都是满满的黑灰。同学们都互相打趣,这回扮黑脸包公,连油彩都省下来了。! q4 i0 f6 h' p+ u

: E5 \. _4 i4 r4 E) ^
( ?; A5 k. r" O% A" i7 G+ c3 Y3 m/ _/ i2 E' _
至于吃的方面,更是让现在的同龄人感到犹如天方夜谭。学生从家里带米,在学校食堂换成同等重量的饭票,几百人吃的是真正的大锅饭。由于普遍家穷,哪怕正在长身体,我看到大多数男同学的一日三餐都控制在总共一斤半的定量上。女同学更少,一斤或者更低。菜也是自己从家里带来,每星期三晚上回去补充一次。基本上都是腌的韭菜、豇豆、萝卜干、咸菜之类的。营养谈不上,母亲们只能尽量多放点油,加点辣椒,把味道调好一点罢了。哪位同学如果带了黄豆酱炒豆腐,大家你舀一小勺他舀一小勺,头一顿午饭就会把菜缸子翻成底朝天。没菜的同学,余下的两天多,也只好在其! B. Z1 M5 c  O6 [, X" ]$ f: w
; n# |, X$ a5 p, r
" z. [( t2 z  D8 w7 J6 j; O
/ a4 M' V4 z! u9 x6 _5 P& `& [2 K
也只好在其他人那里蹭菜渡日了。学校没有锅炉,没有蒸笼,寒冷的冬天,把冻成坨的菜搅进热粥里,尚可呼噜呼噜喝下去。等到中午和晚上吃米饭,把菜埋在饭里焐热了,饭却变成了冷米团子。尽管这样,也很少看到有剩饭剩菜出现。在饥渴而又年轻的肠胃面前,生铁也能呑下消化了。
. M) h. C! `4 @8 G* J0 _  O3 L) j9 u5 W# O, C

6 F; V' v$ G5 x& Q$ M
, T# Z$ U+ }/ K' W- P, T在初一的时候,我的语文和代数尚能齐头并进。至于英语、历史、地理、生物之类,凭着不傻的头脑死记硬背,也还能保持不错的水平。但到了初二,开了几何课,我对数学天生的劣势又一次显现出来。老师在黑板前侃侃而谈,循循善诱,我在课桌后呆若木鸡,不知所云。用句现在流行话,叫做彻底“懵圈"了。哪怕我请教老师,求教同学,自己努力钻研,却苦于摸门不着,完全不开窍。日复一日,终于形成了巨大的“长短腿",一直持续到初三的函数,乃至直接影响到了后来的中考。说句不无羞耻的话,从初二开始,我好像没有体会到数学及格是什么滋味了。
1 G. I/ I4 |- Q. n/ B
5 B) a4 \! v, E' i, L3 f% U& n$ [) h9 ~

* {' v9 T5 a& r+ }0 I6 J八十年代的中考,和现在完全不一样。那时的农村初中毕业生,没有几个会想到读高中然后考大学的。师范学校和各类中专是最热门志愿,因为毕业包分配。对于一个长期在贫困和落后环境中长大的农村孩子来说,“铁饭碗"的诱惑,胜过任何不现实的理想和追求。
4 h8 v) x6 b1 \6 a4 E4 k+ a& {
- q) [1 |$ u+ W* V% m. o
& r* F7 z3 R2 I1 d$ Z7 N" a" [, s5 U! e: b8 I( v
中考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。当时考试先有预选,达线后,回学校突击复习一段时间,然后再去梅山复试,接着才开始填报志愿。这样一来,普通应届生的优势荡然无存。在我们那时候,复读一年只是小儿科。有些两年三年,甚至四五年的也大有人在。记得有一年分配来两个大专生,竟然比我们学校的复读王小了好几岁。# Q6 M( |% K  p% x. c

8 ^0 C$ X4 m4 m+ {1 v8 f8 m3 |8 d; O9 k7 ], O7 O7 @

3 o6 U% v& I% j  O中考如约而至,预选考试在双河职业高中举行。临行前我家有很隆重的仪式感。父母亲千叮万嘱,亲友们也对我寄予厚望。回家务农的二哥把一块电子表递给我,好让我掌握考试时间。大哥说不行,电子表不稳当,会误事。最后把他珍爱的上海牌机械表给我戴上了。于是和几个同学走了二十多里山路公路,踏上了我人生中的又一个重要考场。0 U, ~' J3 o4 _6 \4 E1 X2 g

3 e% ]; J& Z) x0 w3 }, h5 j/ x$ e  ]& n. s9 e6 P

" |8 |8 o$ L# ^- R在紧张的等待后,预选顺利通过了。回学校重点复习一段时间后,坐车到县城梅山,住进了老桥头附近的军人招待所,然后去老一中的考点,准备迎接命运的又一轮冲击。8 }+ n$ C% S5 c- }, a" z

( {4 s% f2 m+ {
3 N% w! M" b( P8 M( b4 o; U; M4 I/ I# L' u% h! L
考试成绩终于下来了。复读生的优势明显,我们学校有四五个考上了金寨师范,好几个考上了各类中专。相比之下,应届生的成绩惨不忍睹,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得到了深造机会。大多数同学都和我一样,成了心有不甘的落榜生。& i  {5 a; R# K( v

0 k* S, B. g/ s" Z
1 k. F0 u4 l/ E3 J$ b# p
, o# k3 L5 C& O# ^+ f, K% ]懊悔和低落持续了整个夏天。到底是心气难平,咬牙复读一年。历经各种艰难日子,奈何再次败北,当时真的无颜再见勒紧裤腰带供我上学的家人了。
) b  i8 S$ n" h
3 F, L3 h' }  N' I: o0 A7 D* u$ l" c0 e7 h7 \
6 @2 w: |. }$ N6 Z) ]& u
第二次复读在自己煎熬和家人的期待中开始。我比以前更加努力,终于补齐了“长短腿",成绩在几个毕业班中也属前列。自以为曙光已现,胜利在望了,却不料命运的天平又一次无情地向另一边倾斜。) S( }% L) e( W6 W" }
! K& i  X0 L9 T+ D' v8 e
. V; L$ H3 P5 Y- t0 b5 e
' W# ]( {0 h/ w
八九年春季开学没多久,县教育局一纸通知,停止了全县复读生的中考资格。哭天无泪,怨气满腹。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。只能怀着难以形容的心情,彻底离开了学校,走进了社会这个更大更复杂的课堂。
; E+ a8 X5 X( n( Z; z7 N6 Z" K4 g% w; _5 a1 j4 c7 E5 m4 s' A: i5 y

( q$ f. }( [% ~! L; [: u- Y8 p  |" l+ V" C) H1 }1 `! k1 k
怀揣着初中毕业证书,我开始闯荡江湖。不幸的是,几年后在上海游玩,我丢失了这唯一能证明我文凭的小本本。懊恼过后,自己开启了阿Q模式:我是文盲,我是大学生,我是博士…哈哈,百变农民,倒也可自欺欺人了。
1 `, d& \4 c5 f# u1 m5 n  q# J! j3 J) L2 G* F4 X. N1 u* o( N

) N( c2 o" V3 ~* C2 j1 E8 v: \4 r# b, l0 ~4 ?, Y
这么多年里,我进过砖厂,挑过码头,在货运站装过各种物资…除了煤矿,又苦又累的活几乎干遍了。虽然很艰难,但我对生活的热情始终没变。十多年的读书生涯,虽然没能改变我的命运,但我依然感谢这段时光。文化的潜力不可估量。对于我而言,它让我在各种磨炼中更加成熟,学会了乐观向上,学会了宽容,学会了感恩,学会了精神层面的自我升华…...这一切,难道还不够多,不够好吗?, W# ^5 w) W1 p7 Y+ F& X) Q- D+ Y; V

6 M9 a. a* C; L9 U$ ~
: X9 \5 ], u* t% v& v
' \3 w/ d' b5 O8 T' }- I; K7 K如今,我的一双儿女正在上大二、大三,我也依然奋斗在生活的最前线。偶有闲暇,用肚子里为数不多的墨水,写一点酸文醋字,也很知足呀。前人曾云“十年寒窗苦”,细算下来,我竟然读了十年半书。虽然一事无成,用自娱的话来讲,也算“饱学之士”了,嘻嘻。
: Y$ J7 O) g* s8 }( |
8 }; s: G# p8 X: J  B  f
8 n! G% N* g4 D8 }7 p/ Y
7 ^- i% ?* p9 s  ~% H! @$ z, g! r- N弹指一挥间,三十周年过去了。这其间经历了太多,忘掉了太多,但这一段求学生涯犹历历在目,觉得很有意义让它在记忆中永生,因此就写了下来。
$ F' F9 b, n* J' e9 W
; l; y7 A. Q* G0 }* k, t: r( \4 s4 N9 L& i' e# p( d" b

. X4 J9 S, @8 w7 W5 S% s再见了,我的青葱岁月!1 Q4 [7 m0 F- \* \
0 d! M7 o" P7 ~

" o) c/ H0 E8 [/ D
* n  Z2 g2 ?$ U# p6 f再见了,我的学生时代!' q  L0 a$ v6 K7 U7 p% c* T/ i
7 L( E# ?+ y9 [9 f
发表于 2020-3-12 18:4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20-3-12 18:4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发表于 2020-3-13 18:0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20-3-13 18:09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20-3-13 18:1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 |

QQ|删帖申请|手机版|小黑屋|金寨论坛 ( 皖ICP备15025021号 )

GMT+8, 2020-4-11 02:4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