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寨论坛

找回密码
免费注册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发新帖
查看: 4881|回复: 9

[原创文字] 长篇传奇《告御状》连载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9-5 21:4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,祸起萧墙5 i& }5 g6 o6 E8 G
浙江温州,居山临海,钟灵毓秀。物产丰富,人杰地灵。历来文人辈出,商业繁华。
4 F! D" F- q' \) _( g       清嘉庆十二年春(公元1807年),温州瓯江边停满了大大小小船舶,煞是壮观。江心屿恍如仙境,五马街商铺林立,市面繁华热闹,街巷祥和安宁。' N3 J! C6 k" J: f5 Y+ [- z( r9 J. }
       位于瓯江边高大庄严的温州知府衙门,却冷冷清清。宽敞庄严的红漆大门楼两旁,只有一对张牙舞爪的石狮。
1 S$ Z9 m& w; f       皆因自古官府黑暗,“衙门口子朝南开,有理无钱莫进来”,老百姓屈死不告状,故大小官衙皆门可罗雀。0 t- D2 @6 `# D6 d  g
       知府衙门一进门,两边是门房,穿过门房的走廊,是前大院。前大院直达知府大堂正厅。大堂正厅后面是中院,两边是雕花栏杆的走廊,从走廊可到中厅。穿过中厅是后院,后院直达后厅。# }" `( C% w% N- S& O2 y' n& [
       后厅后面是后花园。园中山茶、月季等花草争奇斗艳。真树假山,相应成趣。) K( H" p0 _3 a+ Z7 o; z4 ~2 Q
       穿过后花园的青砖园门,即是知府大人起居的内厅。* o# V. b2 }1 B: K; a* E2 {
       时任温州知府的知府大人,叫杨大鹤。他是陕西人氏,四十六岁。正方脸,八字胡。浓眉大眼,五官端正,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。
+ [4 n; I8 [) v       杨大鹤上任以来,并不想在温州扎根,因此他并未将家小带在身边。
& {# H7 ^, ~2 e8 @       此时,杨大鹤身穿便装,端坐在内厅会客室的太师椅上抽水烟。
0 [" T# l# n: l. \0 a; R       内厅正中有一木雕镂花屏风。屏风前,有一张雕花大桌,旁边各有两把太师椅。这位知府大人手里拿着个白银的水烟袋,一面抽水烟,一面含笑把玩他的水烟袋。
! J* y) y. n  F  |/ O( Y       一名老随从站立在杨大鹤身后。
( U2 N& |0 ?2 o6 U* c5 N. ]       此时,书吏手拿一件公文进来,躬身对扬大鹤说:“大人,抚台衙门又转来了一道工部催办河工的公文,严命各地官府要对辖地的河流、堤坝疏淤排涝,防汛固堤,并规定要按时竣工,自筹钱款!请大人过目。”
8 y0 T  ]; d$ c$ E% ~. k       杨大鹤含笑的脸立时拉下来,他接过公文一看,牢骚道:“唉,他们说得倒轻巧,我库中无银,怎么去找民工疏淤排涝,防汛固堤?年年闹灾,老百姓连吃饭都难,我又到那里去筹钱款?”
/ K) `* l& C* }3 T6 Q3 d2 C( r5 O0 O       书吏为难地说:“大人说道这些。都是实情。可这公事还是要办的,不然没法子向上交差啊。”
" s# B( ^% ^9 q2 k       杨大鹤为难地摇摇头:“知道了,你先去吧。”1 }- p! ~: V+ g6 B1 d/ C
       书吏走后,杨大鹤自言自语埋怨道:“唉,我当初怎么想起来要到这倒霉的地方来啊!”) j) B! C: v9 x0 i- x
       老随从附和说道:“是啊,老爷当初还不如就到吏部委派的山东就职呢,为了谋到这个温州府,老爷您花了多少银子啊!”+ }; E9 t/ Z. e% {, i- P3 C' J
       杨大鹤叹道:“可不是嘛,我哪能知道,我一来温州,这鬼地方就连年闹灾荒啊?唉,温州原本还是很不错的,鱼米之乡嘛。而且闽浙总督还是我恩师,大树底下好乘凉。唉,我是时运不济呀。”4 J% M$ b; a  `1 c# H! ]' V9 Z% s
       正在埋怨,衙役进来禀报说:“启禀大人,平阳县新任知县徐映台,徐大人求见。”
6 u2 a- M2 O/ ?/ N/ L1 j9 R: N       杨大鹤立即吩咐衙役:“请,请徐大人在中厅客厅稍候。”! M2 m5 R/ s/ ^8 w; f
       衙役应声“是”后,老随从与衙役一起前往客厅。% Y/ G' ?+ g, M# b1 W
       杨大鹤连忙换上一件旧外衣,把公文揣在怀里,拿着他喜爱的水烟袋笑嘻嘻向中厅客厅走去。
; F$ U5 {* u& \; q       中厅客厅陈设十分简陋,中堂“四知堂”匾额下,放了一张普通方桌和四把木椅。
- m- ?* T3 X4 S+ z4 g       “四知堂”为杨姓堂号,出自东汉名士杨震。东汉永初二年春,杨震调任东莱太守,路过昌邑。昌邑县令王密,是杨震在荆州刺史任内荐举的官员,闻听杨震到来,晚上悄悄去拜访。并带十斤金子作礼物,表示感谢,被杨震拒绝。王密以为杨震拒绝是怕人察觉,便道:“幕夜,无知者。”杨震恼怒反驳:“天知、地知、我知、你知,何谓无知?”王密十分羞愧,狼狈而回。从此“四知”成为千古美谈,杨姓后人即以“四知堂”为堂号。. P" d/ }- m' E0 s/ g/ _4 C
       杨大鹤选用“四知堂”为堂匾,自然是取其官风清廉之意。" y- a7 E" s8 P$ G* x
       他走进客厅,只见平阳县知县徐映台规规矩矩端坐在椅子上。
0 |2 y( }0 b- e& ^! a       徐映台一见杨大鹤进来,连忙起身见礼:“卑职参见知府大人。”
% O' t- w# o' \1 F9 R       杨大鹤寒暄道:“徐大人免礼,请坐。”
2 Y7 o5 P5 v' r8 h: r* H0 I, [5 R* p5 b" e       徐映台是江西南昌乐化镇人,三十七、八岁年纪,以科举入仕。眉清目秀,长的白白净净。3 m# l" S6 v; C
       丫鬟进来,为主客二人送上清茶。
& u3 S9 K+ S$ n       杨大鹤含笑问:“徐大人请见本府,有何公干啊?”- w: z6 R! }) z% m
      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。  Y: a, K5 z, v! z
       徐映台看一眼站在杨大鹤身边的丫鬟和随从,欲言又止。1 A% o0 g' K3 u' B! D: K1 [
       杨大鹤会意,挥挥手吩咐随从和丫鬟道:“我和徐大人有要事相商,你们都下去吧。”1 X# f/ Y. H4 \9 i
       待丫鬟与随从走后,徐映台见四下无人,即从怀中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,恭恭敬敬递给杨大鹤,道:“这是下官送给大人的新春茶资,请大人笑纳。”
3 N0 D1 V  E! m6 U+ H       杨大鹤忙不迭接过银票看了看,一见是一千两的银票,不由喜出望外。口中却使劲推辞道:“这个如何使得?这个如何使得?这份厚礼,实在是受之有愧,受之有愧啊。”) C% \. ?& c1 X$ d6 G* o
       徐映台恭谦地一笑,整了整顶戴,大方地说道:“区区薄礼,何足挂齿。卑职初到不久,日后仰仗大人的地方甚多,还望知府大人以后要多多照应、提携下官啊。”
- O" }% ]5 ^5 @- U, A       “好说,好说。”杨大鹤笑逐颜开,两眼眯成一道缝,由衷地与徐映台亲热起来。“徐大人年轻有为,前途无量啊,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。”0 a8 h, G) p* A$ y$ g
       徐映台:“不敢,不敢,大人过奖。但下官一定兢兢业业,报效朝廷。”
2 N0 b3 `4 K; j% D2 A0 B       杨大鹤美滋滋吸上一口烟,笑着说:“好,好,徐大人,请用茶。请客不如撞客,你我今日就在本府把盏一叙,畅饮几杯如何?”
# ~3 c4 l0 D# R& g  f1 a' J       徐映台连忙推辞,说道:“大人不必张罗,下官公务在身,还要赶回平阳理事。卑职此来,是有下情禀报。”
$ ?' C* p2 Y  w       杨大鹤漫不经心地说:“徐大人请讲。”
8 F: d" O% t: S$ L# t6 M( x       徐映台面色凛然,缓缓说道:“卑职前任,亏空甚多,如今县衙内库空虚,入不敷出。上差各项行政,又都要花钱,难啊。”9 D' Z& Y2 v3 u) @/ @6 q  i2 T
       杨大鹤一愣,没想到徐映台是来叫苦哭穷的。他慢悠悠喷出一口烟,随即附和徐映台一起叫苦:“是啊,是啊。你看我,这衙里衙外寒酸得哪里还像个知府衙门?你再看看我这身行头,还像个四品知府的样子吗?唉,每月只有二百多两的俸禄,我还得得养活刑房、钱谷、随从、轿夫这一大帮子人,你说哪里够用?不怕你笑话,我现在穷得把从陕西老家带来的厨师都给辞退了!”! a- ~& p( j3 q5 L( L% K1 p' h7 T4 O
       徐映台:“是,是啊。县衙进项少,开支大,难处甚多。唉,如今做官,公务繁多,可没钱怎么能办事啊?”
0 k# d8 l2 K3 {' T( z! M2 F( P       杨大鹤愁容满面地把那个催河工的公文拿出来,递给徐映台,苦笑着说:“可不是嘛!你瞧瞧,你瞧瞧这上面怎么说的?对辖地河流、堤坝疏淤排涝,防汛固堤。还要按时竣工,自筹钱款!真是吃的灯草灰,放的轻巧屁。连年闹灾,百姓吃饭还得靠官府救济,上面还要我们自筹钱款修河工,我到那儿去筹钱款?”
* Q4 A& H8 ^; x- s+ a       徐映台接过公文,看了看,说:“大人所言极是,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嘛。”
* P) t; y# P1 i& [. C4 `       杨大鹤:“是啊,可这公事还不能不办,你说难不难?唉,不瞒你说,接到这个公文,我头发都急白了。”# ~3 L( e# P2 i. _9 K
       徐映台将公文还给扬大鹤,笑着给他出点子说:“大人也不必太过操劳,河工一事,乃国计民生大事,劳力与钱款只能强行层层向下摊派。各行、各业、各店铺、包括市场码头,桑林茶园,都要出钱。农村各家各户,也要出工出劳力。然后大人拣吃紧的地方开工,做做样子,就可以上报交差了。说不准,这里面多少还能有点油水,能做出点文章呢。”! `# d1 n1 z3 E
       杨大鹤一听,顿时精神一振,连连点头。
$ D4 f  I& u; ~& I; ]3 i       他十分佩服徐映台的办事才干,直叹:“哎呀,好主意!好办法!惭愧,惭愧,我实在是落伍了,真是后生可畏啊!”
" a2 S2 v4 [' U! f“大人过奖。”徐映台见杨大鹤高兴,知道是说话的时候了,于是压低声音,小心说道:“大人,卑职想把今年每亩二角三的田赋,加到三角三,以解眼前县衙里的燃眉之急。”* z, M: f& {: }
       杨大鹤沉吟半晌,欲发作,才收的人家银子,一时拉不下来脸;欲点头,私加皇粮的事情,非同小可! 7 q3 a0 C. [5 G( @
       他把玩着水烟袋,顾左右而言他,来个装聋作哑:“徐大人新官上任,自有三把火要烧。我已经没什么雄心壮志了,两耳不闻窗外事,饱食终日而已。呵呵,只是,徐大人,只是你要好自为之啊。”
+ f- L$ o4 J0 f+ O( e3 l       徐映台闻言,心中暗喜:“嗯嗯,下官明白,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之无奈之举,请大人体察。如此,下官告辞。”" q% b: Q, Z% Y  i
       杨大鹤也不想多事,说:“徐大人慢走!”
; ?: L9 K3 Y6 S8 e( A$ f+ I! ~       二人拱手道别。

  p: {$ J6 A$ c% n/ Y% s$ l5 E! h

点评

海!外直播 t.cn/RxmJTRo 禁闻视频 t.cn/RxBCc65 好多年前,我在上海本地某论坛混的时候,去过那个网站,整整一层楼面办公的都是管理员,专门删贴的。网络是智力密集型行业,在中国却是劳动力密集型的。  发表于 2019-11-16 05:51
发表于 2019-9-5 21:4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,赞一个
发表于 2019-9-5 21:4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前排顶,很好!
发表于 2019-9-5 21:4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了个去,顶了
发表于 2019-9-5 21:46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路过 帮顶 嘿嘿
发表于 2019-9-5 21:47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锄禾日当午,发帖真辛苦。谁知坛中餐,帖帖皆辛苦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6 06:1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二,良莠不齐
7 V! Q7 X& |' a6 J, Q" `% Q$ W) Z温州离平阳县一百多里,徐映台在第二天傍晚方回到县衙。
# q  k- X; E7 I       县衙大堂上,“廉明清正”的堂匾高悬。
4 n" ]5 a/ ?9 P! h3 r5 |4 ]       徐映台私加皇粮计划获得上司默许,心中得意,他不顾车船之苦,喜气洋洋走进大堂。4 R. s/ N6 O0 o$ Q
       刑名师爷董世斗闻听县太爷回来,连忙赶来。他走到徐映台身边,卑谦而诡秘地问:“大人,知府大人怎么说?”
0 @* s+ {* ^8 Z3 v& O1 B# K徐映台笑道:“呵呵,董师爷,他什么都没说,顾左右而言他。”
7 D7 T' t% m0 m2 ^* }6 h0 A       董世斗击节叫道:“好,知府大人这是在装垄作哑,也就是默许我们加收田赋!”4 X( `! r' g, w: Z5 S9 F/ p/ h
       徐映台笑道:“是啊,只要知府大人不反对我加收田赋,那些乡下平头百姓们还能翻出什么打的浪花来?至多不过是哭穷叫苦一番,到时候我来个连哄带吓,这帮泥腿子还能不乖乖就范?还敢不给我如数交纳?”2 w' l7 o: D: _7 ~
       董世斗献媚地说:“是,大人圣明。好咧,在下这就去给大人准备征粮文告。”! U2 N* L% H+ R. T8 S7 A& z
       徐映台甚为满意。
" P2 u6 ?' g: D( ?2 i4 N* ?# p4 S& \       徐映台来到县衙后院内室,室内有个雕花架子床,床边有一个衣柜和一个衣帽架。一张条桌上放置有花瓶、算盘、折扇、笔砚等物品。1 K3 S4 K  j/ Q
       徐映台从老家带来的年轻家人徐秤砣,为徐映台更换好便衣。徐映台穿好衣服,伸手拿起折扇,兴冲冲信步来到庭院。4 F" |1 e4 i( ~+ V0 F" K
       后院很大,院子旁边有假山,花坛。竹影婆娑,风清月朗。
- ~/ Q9 L( B7 N* {- E  m       徐映台在庭院花坛前打开折扇,情不自禁击节唱起昆曲:“星前盼,月下猜,月下星前今半载。花思柳想多尴尬,毕竟有前程在。衣锦还乡那时节——娘子啊!我把你搂在怀,你脸边清泪我用唇揩,贴紧你小香腮。”
3 M' G' Z: X& W5 q" i$ D6 _; e7 j       徐映台边唱,边翩翩起舞。. u8 h; L8 u7 Y6 X2 g; _& \& j# \
       这个青年得志的县令,想起了爱妻徐王氏。他一面忘情地边唱边舞,做出各种身段,一面回忆在家中在梳妆台边看爱妻徐王氏梳头,自己为徐王氏描画眉毛,在床前为徐王氏试穿新装,在庭院树下与爱妻卿卿我我的种种脉脉柔情。
; V2 [* m: G- m( Y) C5 \. @( D       徐秤砣跟在徐映台后面,看着主人忘情地边唱边舞,笑着问道:“老爷,今天你怎么这么高兴啊?”
5 S$ N3 K3 m) y1 B9 e; Z: P; }       徐映台停下歌舞,收起折扇,含笑说道:“哈哈,是啊,人逢喜事精神爽嘛,老爷我今天高兴!啊,秤砣,你也老大不小了,好像有二十二了吧?”
0 u  j2 [4 c# a7 v8 h2 `       徐秤砣毕恭毕敬地说:“是,老太爷收留奴才已经有十六年了,奴才伺候老爷你也快有十来年了。”; s, @* j$ T8 b+ q! W$ L0 W% H
       徐映台笑着说:“是啊,你到我家时,你才六岁,现在,你也到了娶媳妇成家的时候啦。秤砣啊,等我闲下来,就给你找个小媳妇,给你成个家。”
6 ^: t( N! F+ E! u% f       徐秤砣喜不自禁地说了声“谢谢老爷恩典!”,又问:“老爷,今天是遇到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啊?”
/ z) D& J1 P. z* M3 F& P% E       徐映台笑道:“哈哈,秤砣,老爷我要发财啦!”
) I* d7 e9 o$ e5 E0 _" M       徐秤砣好奇地问:“哦?要发财?怎么发啊?”
% E! U2 {* Q0 x# f       徐映台得意地说:“老爷我要把全县每亩二角三分的田粮款,加到每亩三角三分。”% v( f* E2 _$ c. y9 h
       徐秤砣愕然。$ z! D; M) J1 [8 q0 W0 o0 r- j6 G1 A3 }
       徐映台忘我地说:“粗略一算,平阳有农田约二十八万余亩。秤砣,那就是说,如此一来,我每年就有两万八千银钱的进项啊!这还不是发财吗?哈哈,妙哉,妙哉!”  n( x! k" d* E
       徐秤砣闻言大惊:“哎呀,老爷,此事万万不可啊!这一定是书吏董世斗给老爷出的馊主意。”
9 m; _+ O2 H' e       徐映台斥道:“胡说,这是你家太太在家里就想出来的发财高招!”
5 u$ P. V5 r- G* I4 t       徐秤砣劝道:“老爷,这件事非同小可啊!你切不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这私加皇粮,是违犯朝廷律法的事情啊!”
3 h# t; s- B9 `, X       徐映台不屑地说:“哼,朝廷律法?老爷我是朝廷命官,是堂堂平阳县令,哼哼,我的话在平阳就是律法!”
3 n3 j& g4 }8 [) r5 a       徐秤砣苦劝:“老爷,话虽然也可以这么说,但皇粮田赋数额,是皇上钦定。事涉国法刑律,老爷你要三思啊。”& V$ {: G% R1 E3 z
       徐映台恼羞成怒:“大胆!秤砣,你就是我家的一个奴才,你要自量!今后凡是老爷的公务,不许你多嘴多舌。”
1 J& I* |+ o3 d( k# E       言毕,甩下徐秤砣,径自回屋。. d; \) f( m9 ~
       徐秤砣追随其后:“老爷,奴才是一片苦心,是为老爷你好啊!”
( x0 H: o+ J- {9 K/ E" C( S       徐映台大怒,转身斥道:“滚下去!”
3 z1 w2 P2 Q+ R# o% U$ N* t% s) A* M       徐秤砣无奈摇头,默默退回。
' G7 k( L8 S. K0 A9 R# T·
8 Q4 S' j2 b! U: j+ d8 u' I9 n       徐映台的老家在江西南昌乐化镇。
1 C' v7 t' Y8 h       镇上街道两旁的房屋,矮小破旧。小街的丁字路口边,有个“徐记”杂货铺,铺门前“徐记”布帘招牌,已经破损。杂货铺内柜台边上,摆满各种盛放货物的大小坛子和纸盒,后墙货架上摆放着日用杂货。
( Q" Y4 t# l, M9 ~. ^+ p1 A" n       徐映台的母亲徐张氏,正站在柜台里在为客人打酒。她年近七十,身体、精神都很好。是个诚恳本分的老太太。9 w  _% B* B# i
       她拿着酒提,慢慢从酒坛里满满舀出酒,小心将酒倒入客人的酒碗,生怕将酒泼洒出去。5 F  }! k- o- |4 {; B% i5 C  G
       路口对面,徐映台的父亲徐克扣从远处走来。他七十一岁,为人吝啬贪小,故得一“徐克扣”雅号,真名以不为人知。当他看到老妻徐张氏打酒的样子时,不由心疼地皱起眉头。
/ }# g3 x# }/ F2 o# W/ J0 i5 Y       打酒客人端着酒碗满意离去后,徐克扣冷着脸走进柜台,对其妻徐张氏大发雷霆:“你这个败家的婆娘,有你这样打酒的吗?”
& E' z- Y1 g# O- F3 |7 o6 l       徐张氏十分纳闷,问道:“怎么啦?我又没算错账、少收钱?我怎么就败家了?你说,打酒不这样打,还能怎么打?”- Z# d7 g) O# ?7 G4 p7 Z8 H
       徐克扣气急败坏,一手夺过酒提,一手拿了个酒碗,迅速把酒提按入酒坛,只听“咕咚”一声,他又急忙提起酒提,快速把提中的酒倒入酒碗里。/ ?# ]: Z9 J' o& c  c3 O
       只见酒碗里的酒在不断翻腾着气泡。
/ ?7 x! d( ]6 W( t/ [. Z0 I       徐克扣对徐张氏吼道:“做生意打酒得这样打!这叫紧打酒,慢打油,你懂吗?”
7 W7 S, X9 m9 A8 I9 c       徐张氏蔑视地说:“我不懂。”* ?3 w; N  @- t
       许克扣教训老妻说:“打酒要快,要在酒的气泡没冒完的时候,就将酒倒在顾客的碗里。打油要慢,要等油提上挂壁的油流完的时候,再倒在顾客的碗里。你知道吗?会吗?”# W) L3 {* O3 G1 [. o  m5 |( u0 Y
       许张氏鄙夷地说:“我不知道,我也不会。”. S* B) O! N% y" L7 [# n
       徐克扣大怒:“滚!”
* c- X; W2 J" H! L" y       徐张氏不屑地说声:“懒得理你。”
5 V- _) u  D: G3 U: V       言毕厌恶地离去。1 }* z7 u; I! Q8 L' W- @# ]
·* {! t  u+ y5 r6 |. r  w$ _
       站在丁字路口路对面的街坊缪大华,把刚才这一幕都看在眼里。他是徐家邻居,四十多岁。生的一表人才,一肚子坏水,
. b- M+ b5 s9 a       待许张氏离去,他开心一笑,向“徐记”杂货铺走过来。( b9 Z3 ]2 k+ \' O) K
       缪大华笑吟吟对徐克扣说:“徐老爷子,你儿子现在做了官,是堂堂的七品知县,你此时就是堂堂正正的老太爷了。你又不是没钱花,何必还要做这个小生意呢?”
: }" x. ], s7 d, }( G       徐克扣叹口气,说:“唉,你说的也是,我克勤克俭了一辈子,现在也算熬出头了,可我舍不得这个小铺面啊。大华,不瞒你说,别看我这杂货铺门面小,不显山不露水的,它能养活一大家人呢。”
3 W) L- Y0 u. @. j8 L8 I5 ?7 F       缪大华笑道:“是是,我知道。但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你现在还做这种油盐酱醋的小生意,不是给你那个当官的儿子难看吗?再说,我大清刑律有明文规定,凡是朝廷官员的家人,一律不准经商。你知道吗?”
" j' ~# c6 z$ V3 G% M       许克扣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但我家是我这个老子经商在前,我这个儿子当官在后啊?”, e7 U& R3 X' D
       缪大华:“那也不行,官家有明文规定,现任官员的直系亲属经商,就是犯法,这也是历朝历代朝廷的老规矩。”
' u  S) W% w, |7 }/ e- v! M8 S       许克扣:“啊!还有这一说?”
3 M# c2 Z0 a8 P+ j6 y9 X       缪大华:“当然,你不信,可以问问内行嘛。不是我吓唬你,要是官场上有人为此告你儿子一状,参上一本‘徐映台在职,家中经商’,嘿嘿,你儿子的乌纱帽就丢在你手里了!”
5 `8 u! [/ q: D0 q       徐克扣大惊失色:“啊!”" j) i8 _+ v0 H
       缪大华:“徐老太爷,依我之见,把这个小铺面盘给我吧。一来,你儿子在外做官,可以避免节外生枝,免得别人参劾;二来,你老人家也不缺这点钱,你该享享清福啦。”
9 ^6 N9 L/ E7 j3 W       徐克扣点点头,想了想,道:“嗯,成啊。只要你出的价钱我满意,我愿意将生意转给你做。”& h6 B" H  C$ M3 f
       缪大华笑道:“咱爷们在这钱上还不好说吗?你要多少,我给多少,只是你得凭良心要。”
; ?6 `1 F& G' C1 s5 r/ ]       徐克扣连连点头,说:“哈哈,我当然讲良心。行啊,我们一言为定。”
  u7 m8 y4 z& Q, D$ t$ C) |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8 07:5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三,祸及百姓
1 v. w4 r4 T& V1 Z# t温州府平阳县,有个灵溪镇(今属苍南县)。; d$ [+ r0 y8 r& @- X/ [; G; |
       灵溪是山区,高山巍峨连绵,巨石嶙峋的摩天岭直插云霄。数条溪流顺山而下,汇入大河。传说灵溪的山溪中,有神龙在此出没显灵,故名曰灵溪。
1 c6 r# R5 H  \1 z# O       这里民风淳厚,物产丰盛,多有耕读之家。在这个古老的江南小镇里,到处可见江南山乡特有的小桥流水,长亭高塔。道路两旁古老的垂杨,虽然躯干已饱经沧桑,但抽出的新枝条依然袅娜多姿。路面上平铺着长方形的青石板,石板表面已被人们的脚印踩磨的油光水滑,只有留在上面的条条深深的车辙,记录着悠悠岁月的痕迹。
8 m  h9 w" f1 ^" s       白墙灰瓦的民宅倒影,在河渠的微波中晃晃悠悠,使人产生无尽的遐思。0 r7 y( q2 b' D' P1 W
       走在街市上,时而你身边的木楼或庭院里,会飘来一阵丝竹管弦,更叫人心旷神怡。
4 A+ e* W8 c) S5 @       只是近年来常闹天灾,市面上境况大不如以前了。$ o9 }  P3 n0 Z% N  ~( y' c: _* w
       镇口有座不知道年代的古旧石拱桥,桥下扁舟横斜,河岸边巨大的老榕树和古垂杨,已经饱经沧桑。盘根错节,躯干如铁似石。但抽出的新枝嫩芽,依然袅娜多姿。% [! r# q& F5 h8 T
       沿溪有条石径可直达大门村许氏宗祠。' ]( y2 l+ W0 O$ q& r
       许氏宗祠庄严肃穆,既有宫廷的讲究,又有园林的意趣。整齐的青石阶梯与精细的青砖门楼,落落大方。飞檐廻廊,精巧别致。雕梁画栋,花窗照壁,巧夺天工。祠堂内大天井院内古树参天,花坛边曲径通幽。照墙上,两边各有一个精巧的圆窗,可以饱览园内的景色。. a4 |6 Z; h; E
       许氏宗祠除了在岁末年下,许姓族人在这里祭祖外,平常则是灵溪最大的书堂学馆,不仅在平阳,就是在温州也颇负盛名。7 b* I# L$ F. U3 Y- u
       在此坐馆执教的先生姓庄,名以莅,字诚廉,台下村人。他五十三岁,方脸大耳,短须浓眉。饱满的天庭后面,拖着根又粗又黑的发辫,十分潇洒飘逸。/ }8 {4 t+ r  ~/ z) }# ]
       庄以莅是个秀才,他虽然饱读诗书,文思敏捷,但却因不喜爱八股文而难以中举入仕。好在他生性豁达,对官场仕途看得很淡,平生以教书习文为乐。心性刚直不阿,不避权贵,敢于直言抨击时弊,在当地十分受人敬重。
4 d2 d; x! m4 r# [+ @8 [       幽静的环境里,传来一阵学童们朗朗的读书声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……”
( u% m4 K4 a0 t       这里现在是学馆。; f0 E4 _; t$ d- V+ L
        许氏宗祠学馆教室内,教书先生庄以莅背着手,在学堂里来回走着,他不时停下脚步,认真看学生们做功课。0 x# I7 s0 p8 N/ c- D1 ~
此时,庄以莅看见一个学生愁容满面地坐在书桌前沉思。
  @% J- R5 ^- A! M: @       庄以莅走到他身边,关切地问:“你不好好做功课,在想什么?”) o' f1 g' l. o( @
       这个学生站起身,为难地说:“先生,我从明天起,以后就不能来上学了。”2 q+ _6 ]# ~0 C+ v+ Y% z2 S
       庄以莅诧异地问:“为什么?”
% b1 q1 d5 k$ y2 v9 S- F       这个学生说:“我家交不起学费了。”
7 `1 b/ I4 `9 |* K       庄以莅一愣,说:“哦,学费可以缓交,也可以少交啊。你功课这么好,不上学,多可惜啊。”
9 i8 s* S5 t8 M! K  J( V6 w       这个学生说:“可我家交不起学费了,我以后要帮我爹干活了。”
2 g: R3 ^! f, y( G9 z4 ]       庄以莅哑然。
9 k. O  `" B# Z; ?, O       另一个学生也站起来对他说:“先生,我也要辞学了。”
' I. q& y0 O' H) w       庄以莅大为惊奇,问:“为什么?”8 G- Q9 B. t: P" j/ `0 u
       这个学生愁眉苦脸说:“我爹也要我帮家里干活,说我们上不起学了。”
' F: q5 V+ z) m; [       庄以莅不满地说:“胡闹,我明天去找你爹,我去跟他说,不上学怎么行呢?再说你这么小,能干什么活?”
$ S4 f3 M# \+ S       窗外,庄以莅的表弟林钟英笑吟吟在窗边喊道:“表哥!”! ?0 l$ P( |0 [
       林钟英号芳园,四十出头,是监生。为人本分忠厚,身材修长,眉清目秀,仪表堂堂。他和庄以莅是姨表兄弟,他母亲是庄以莅母亲的亲姐姐。2 G; A! E! d! O
       取得入国子监读书资格的人,称监生。
7 J$ w  z- W4 Z- Z6 q       庄以莅一见林钟英,高兴地喊了一声“芳园”,走出教室笑着说:“表弟,你可是好久没来看我了啊。”1 j3 _$ }1 y5 K& C, A, z0 B
       林钟英笑道:“是啊,一直想来看看表哥,但总是明日复明日,一拖,我们弟兄就是两个多月没见面了。”
6 L" A* ^7 {1 f4 e  B       庄以莅问道:“我姨妈、姨父的身体可好?”& V5 Y4 X: ^6 e7 E! w) M
       林钟英:“好,好,老人家的身体都好。”
8 O; _% O1 y& N6 \' c" g' W       “那就好。”庄以莅在教室门口,对学生们说:“你们再做半个时辰功课,自己放学回家,先生我先有事先走啦。”
# t$ V; S: C* w" i- f, Q7 K       庄以莅领着林钟英走出学馆。0 J4 L: F& n1 F0 ~: R! E
       二人刚走出学馆大门,生员赖丙辰慢悠悠度步而来。; U9 _# ^+ m# y9 S3 u& ~
       清代生员即秀才。
( M: N9 @* h& Z; T: G0 Z4 a, t       庄以莅开心地笑着说:“丙辰,你来得正好!走,我们喝酒去。”
$ Z6 o. P# Q4 U3 d" H       赖丙辰开怀大笑:“好啊,我就是来找你喝酒的。”" P- K  B) ?: Q$ W" s- m
       林钟英说:“丙辰兄别来无恙?”' z8 n) d" b* i: o
       赖丙辰笑道:“芳园,我们可也是好久没见了啊。”# Q4 U, @* Z. n* I
       林钟英:“是啊,十分想念你呢。”
, Z0 o3 T5 r8 B8 H% h- I  `$ c/ o       “走,我们喝酒去。” 庄以莅不容赖丙辰分说,就拉着赖丙辰与林钟英一起向镇上走去。
·
7 S: x) l! b% {8 |9 m* r. L       来到村口路边稻场,只见庄以莅的儿子庄正甸正在场子中间打南拳。7 e6 u. @8 G' B
       庄正甸二十一岁,面貌英俊,坚毅威武,如玉树临风。是武术名家许鸿志的关门弟子。2 F7 B- q) s. C$ Q- y* V$ @) c
       他赤膊着上身,辫子盘扎在头上,抬腿伸拳,身姿矫健,一招一式,敏捷刚劲。他看见父亲和林钟英、赖丙辰三人有说有笑地走过来,忙停下拳脚,恭敬地迎上说:“表叔、赖伯伯稀客啊!爹,你们这是到哪去啊?”  O, O! p9 P* ]0 z8 m
       庄以莅:“我跟你表叔和赖伯伯去镇上喝酒叙旧。正甸,你别光知道打拳,把功课给荒疏了。”. L( A9 r* Z3 {
       庄正甸说:“爹,你老人家放心,我的功课也没耽误。”2 A5 h& a1 m9 }( \7 ^
       庄以莅说:“没耽误功课就好。我叫你做功课,也不指望你科考得第,我只要你知书明理。正甸啊,你知道吗,不读书,你这一辈子就只能是半个人。”
6 |' i6 o" c/ r- y; n' [2 Z       庄正甸说:“孩儿知道。”- O; w( Z  `' O( s- f/ h+ `# C" M: p4 R
       林钟英笑道:“表哥,正甸是文武双全,比我们都强。”! x2 a% i; x7 a4 N- h- B3 d
       庄以莅大笑。' M! r: @1 I7 R& U- ]/ W/ d( z* M
       赖丙辰说:“正甸,跟我们一起喝酒去。”
3 T! q1 Y6 p  W0 A       庄正甸笑道:“不了,赖伯伯,你们去吧。你们叙旧,我插不上话。再说,我还要练拳呢。”
·) }( R9 t* N4 E3 {' H1 D
       温州知府衙门的客厅内,温州道台陈昌齐与知府杨大鹤,正坐在客厅里品茶谈话。
       明清时期官职,道台和知府都是四品中级官员。两人职责不同,不是上下级关系。道台不直接插手地方行政,主要监督知府等官员,但实际权力不如知府,基本上属于平级。道台只能弹劾知府,没有权力罢免知府。一些特殊部门会有专职道台,如茶道、粮道和盐道,这些道台是实权人物。       陈昌齐含笑说道:“杨大人,河工一事,大人层层向商铺店家摊派钱粮,哈哈,这是个高招啊。”       杨大鹤自然能听出陈昌齐话里的讥讽,连忙正色说:“陈大人,疏淤排涝,防汛固堤,乃国计民生大事。上面又不给钱,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3 m7 g* D2 |; t, S! e9 V( g
       陈昌齐笑道:“哈哈,大人的刀子可不能太狠。市民百姓过日子不容易,大人手下得留点情啊。”" L) [, J" H6 D. U- l( M. F
       杨大鹤叫苦道:“天地良心啊,摊派钱粮,自是要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进项、出项,皆有账可查。道台大人若有疑问,可以派人督查,我也可以落个一身干净啊。”
) }" l& h4 \2 S+ }# b1 `1 y# `/ p4 C2 m( n       陈昌齐忙说:“玩笑,玩笑,知府大人不必认真。”5 r$ N2 u" D* M0 ]3 T" F
       言毕他叹口气,接着说:“唉,灾害连年不断,去年先是干旱,秋后又发大水,农户们的收成只及往年小半。近日有起台风,渔民也多日不能出海,农产水产,俱都产量锐减。在温州为官,难啊!”/ `% Y. L5 K- K
       杨大鹤深有同感:“可不是嘛,我是得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了。不瞒陈大人说,当初我到温州来,可真没少花银子。可在任三年,除了救灾、抢险,什么好处也没捞着。”
$ B; Y! O1 k6 ]6 L' J4 h7 F       陈昌齐叹道:“杨大人,你有门路啊。闽浙总督阿林保大人跟你有师生渊源,我是什么靠山也没有,唉,我是只能在这鬼地方干耗着啦。”

; d( x" W! {9 l, T- N- y' V# }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12 10:1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半醉汉 于 2019-9-12 10:25 编辑 4 q& Y4 V9 y$ v" a: f

9 ^+ v4 o( L9 W8 z% d6 u四,巧取豪夺1 c$ K! C3 P) Y
6 i0 t' Z: ?3 k8 _& ?2 i- k, D/ o
       扬州的瘦西湖袅娜多姿,湖畔白塔亭亭玉立,五亭桥映带左右,美丽的景色,让人心旷神怡。
, h( o- m; F) `$ A       湖边老街,闹市中有一座青砖高墙,飞檐豪华的高大门楼。这是大盐商“过百万”的家。
       豪华的客厅内,一个上嵌“八仙过海”苏绣的梨花木雕花屏风前,放着一套红木八仙桌、椅。旁边虎腿雕花几架上,摆着一件玉雕葡萄。0 Y6 ^% o6 d  c- ~5 N% |
       户部侍郎舒灵阿身着官服,坐在左边座位上品茶。舒灵阿是满族人,四十六岁,是闽浙总督阿林保的心腹死党。             大盐商“过百万”的儿子“小过百万”坐在户部侍郎舒灵阿下首。他是扬州大盐商,年近四十。
) G4 f$ T+ e7 A5 v       “小过百万”赔着笑脸对舒灵阿说:“侍郎大人,实在对不起,‘散氏盘’虽然是件国宝,但对我来说却无所谓,我不喜欢那玩意。关键这个东西是我爹的喜爱之物,任你怎么说,我都不能卖。”
" n. v: `  I: s' a/ y, K       舒灵阿皱皱眉,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,话里有话地说:“过大少爷,别把话说那么绝,不就是一件古代的青铜盘嘛。这玩意还能比你家的生意还重要?告诉你,我是受一个要人之托,不好推辞。你给我个面子,忍痛割爱。人家愿意出大价钱,而且,将来在生意上我还能帮你忙嘛,何必这么固执呢?”& l5 j$ Z$ T/ j; U
       “小过百万”苦笑着摇头:“侍郎大人,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也不是钱的事。要是能卖,还要大人你说这么多话吗?大人你专司盐务,我又是做这个生意的,我能不巴结你吗?可这件东西是我爹等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,花了大价钱,才从江翰林手中买来的。你说,他能把它卖了吗?”* n* Z. F, L8 l2 {! f0 H
       舒灵阿严肃地说:“过大少爷,你说的我都知道,但我还是要劝你,你们还是把它卖了,卖了它,没什么坏处,你们不卖,没什么好处。”
2 a; h" V# P3 W      “小过百万”轻轻“哦”了一声,感到事情很严重。
( K5 s2 `* y( |. G7 p7 {       舒灵阿品口茶,放下茶杯,为难地说:“实话告诉你,要买这个东西的人,你们惹不起,我也惹不起。而且,我也不能说出他是谁,但他对这件东西是志在必得。明白吗?你明白这个你们惹不起的人‘志在必得’的意思吗?”
" {( V9 r" d( k       “小过百万”愣住了。
6 l) c8 S% {0 b( q       舒灵阿叹道:“老弟,我和你也是朋友,我陷在中间很为难。我只能劝你,你得把它卖了。老弟,你把它卖了的好。” , T+ A) R1 ^7 S! m2 }
      “小过百万”想了想,说:“唉,侍郎大人,我是愿意按照你的话办,关键是我爹,他的话难讲。大人既然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我去跟我爹说说,好不好?”3 Z1 }) G  X4 W8 [2 @* F  @
       舒灵阿意味深长地说:“行,你劝劝老爷子,身外之物,身外之物啊,何必看那么重呢?”( D! ~6 c" W: t( n
       言毕,不悦告辞。
4 t& g6 A6 V: J# b·
6 J! A1 C5 c6 P% L& {" j3 o      “小过百万”意识到不妙,闷闷不乐来到后院老爷子的“百宝斋”。) e" q6 u% m" F5 l- ?8 O$ B
       室内摆满了博古架,架上摆满了文物。什么珊瑚,玉器,象牙,瓷器、陶器,各种摆件琳琅满目。
& x* l/ i- ]6 j1 F2 `       正中博古架上单放着一只青铜盘,它锈迹斑斑,却赫然夺目。
5 n( L) x$ I0 Y: G1 e' V       这就是惊世国宝“散氏盘”。6 b" c8 v& e- X  q( H
       “散氏盘”为西周晚期青铜器,康熙年间出土,盘高约七、八寸,腹深四寸,直径二尺,重四十多斤。上用金文刻有当时的土地契约。共十九行,三百五十七字。所刻文字线条婉转灵动,厚重古朴,是件稀世珍宝。) v* v* z9 U! t
       “过百万”站在“散氏盘”旁边,一边痴情地欣赏着着“散氏盘”,一边仔细在听儿子“小过百万”的叙述。
& [. {# J& v- F3 k! f9 C+ p       “过百万”听完“小过百万”的叙述,却不买账,他大发雷霆:“什么人我惹不起?你说,他是谁?他叫什么?”
7 D' V; A* m. L2 K# \6 @      “小过百万”愁眉苦脸地说:“我哪知道他是谁啊?这不过是舒灵阿侍郎大人给我们传的话,人家也是为我们好。”      
( o$ W, {! H* @( j) ]      “过百万”痴情地抚摸着“散氏盘”,连连冷笑:“放屁!管他是狼(侍郎)是狗,哼,他志在必得,这东西我想了几十年了,老子也是志在必得。怎么着?我就不卖给他,他还能将我裤裆里的左蛋换成右蛋?哼,我看他还能杀了我不成?”7 X# Z0 p# ?6 S% ]/ n3 ]
) {5 R9 c) U2 U
& o( c! }$ I1 t" K6 D! t5 ^
·# W2 B: x$ Q2 d* P7 Q
       福建福州闽江旁边的闽浙总督府客厅里,中堂上挂着一幅大写意梅竹,两边配有行草对联:梅花呈五福,竹叶报三多。7 h5 w. E% l7 r& j/ a
       阿林保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。, j( [  V0 C+ v. `% }8 `5 m" c9 L
       阿林保是满族人,近六十岁,较胖,长须。为满清皇亲贵胄,世袭爵位,现任闽浙总督,可谓位高权重。4 _3 \: u& Z+ I/ a  `8 y
       户部侍郎舒灵阿,则苦笑着在阿林保面前自责无能:“总督大人,卑职无能,卑职无能。唉,我是什么话都说尽了,可过家那个老当家的就是不开窍。他家那个东西,任我怎么说,他都不卖。” & k$ r9 |$ @, D/ z) l* W
      阿林保睁开眼,宽宏地笑笑:“算啦,人各有志,我们就别再难为人家啦。”
/ }* D3 k5 L* X5 P3 ?  K' e" @      送走户部侍郎舒灵阿,阿林保来到书房。
8 d. H8 _( {! [       书房的大书案上,有一株黄杨树桩盆景,墙上挂着一张弓和一个牛皮箭囊。
       阿林保略一思忖,坐在书案边凝神把笔,亲拟奏折:“江南盐务糜烂,扬州犹甚。盐商大都暴发,漏税走私已成朝廷大患。”
       明清总督的职责,是管辖两、三个省的军务,并不插手省内行政。每个省的行政,都有巡抚负责。但各省总督都有上密折的特权,而密折不分内容。
) i8 Z+ m7 ?% [7 X+ P

9 [3 Q7 s! ^$ Z. K7 ]1 `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 |

QQ|删帖申请|手机版|小黑屋|金寨论坛 ( 皖ICP备15025021号 )

GMT+8, 2020-7-6 14:49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