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寨论坛

找回密码
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发新帖
查看: 672|回复: 2

[开国将星] 将星闪耀 故土情深 ――林彬将军返乡记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5-31 13:3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九五二年夏天的一个早晨,大别山在酣睡中初醒,路旁的花草挂满晶莹的露珠。在十里宋冲蜿蜒崎岖的山路上,一位身材魁梧,年约三十五六的青年男子,精神抖擞,健步如飞。后面随从人员时不时小跑几步,气喘吁吁地才跟上来。




这位男子就是金寨籍开国少将、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司令员林彬,原名熊宗存。
谁不热爱自己的故乡,谁不牵挂生身父母?将军思亲情切,归心似箭。终于爬上顶峰大庙岗,大汗淋漓的将军这才停步小歇。往下看,就是他魂牵梦绕的那块故土,生他养他的地方――碾子湾。这里群山环抱,一水南流。多么熟悉,多么亲切!与湖北省麻城、罗田接壤的三县恼山峰素有鸡鸣两省、叶落三县之称,它巍峨挺拔在湾的左侧;湾后的锡锅山,前面的麻城岗、土门岗几座巨峰耸立。记得当年,也是这样一个早晨,与族弟熊宗仁翻过锡锅山,去吴店穿石庙跟随红军队伍,走上革命道路的。这一去,整整二十三年了。
庄子里变化不大,只是南端多了两栋土坯茅房,墙壁上“毛主席万岁”几个红色大字非常醒目。庄外田里庄稼郁郁葱葱,长势旺盛。战乱后的碾子湾显得格外安定,和谐。




“宽祖回来了,宽祖没有死!他当官了,还有警卫呢!”宗叔熊世喜一眼认出了林彬,唤着他的乳名惊喜地呼叫着。顿时,碾子湾沸腾了,稻场上立满了男女老少。可是,当亲们告诉他,母亲早已去世时,他嚎啕大哭。得知大姐被拐卖到湖北,二姐三姐相继离世,他一阵心酸。走进空荡荡的两间茅屋家舍,将军满目凄凉。在宗亲带领下,他走到母亲坟头悲痛欲绝,长跪不起。母亲林菊英,这位贤良勤劳的农家妇女,在林彬父亲熊世银早逝之后,把四个女儿和林彬拉扯长大,饱偿艰难苦楚。这位铁骨铮铮、南征北战的将军,子弹曾穿腹而过,八次负伤,九死一生中从未流下一滴泪,如今已是泪如泉涌,泣不成声。听说林彬回来了,十村八湾的乡亲纷纷前来打听自己亲人的下落,更引起他对同壕战友血洒疆场的悲惨记忆,他不知怎样回答才是。用他后来自己的话说:“那次返乡,心情非常不好,丝毫没有荣归故里的感觉。
这次返乡,将军逗留三天,做了三件事:
一、走访亲友,办了几桌大盆菜款待乡亲。
二、完善母亲后事。母亲临终时,按家乡习俗,必须有孝子守灵发丧,否则不能招魂入葬,死者得不到安宁。认定林彬已战死在外,族长熊宗银只好安排熊宗义承嗣林氏为子,披麻戴孝承办丧事。林彬信守乡约,将所属自家田地部分契约转移熊宗义名下,认其为亲弟,并拿出银两,嘱弟为母竖碑立墓,照看坟茔。




三、答谢救命恩人熊卫忠。熊卫忠,原名熊世觉,比他大几岁的族叔。小时候,叔叔经常背着他游逛逗乐,关爱有加。1926年11岁的林彬参加儿童团,被人告密串通共产党。湖北段门坳土匪头子李少清将他逮捕,关上七天七夜,不给吃喝。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听说林彬出生时有霞光附体,非等闲之辈,恐日后难敌,要置他于死地。生死攸关之际,这位叔叔不顾自己生命危险,月黑风高的夜晚,硬是把奄奄一息的林彬背着抢救出来。望着身板仍然结实的叔叔,林彬很欣慰,感激地对他说:“你是我革命的本钱啊!”正是。叔叔当时也未曾想到,他救人一命,竟然间接地为中国革命作出贡献。将军知恩图报,给了他一些钱和随身物品。从那时起,定期每年给他寄生活费,直至1985年老人家离世。
将军一生身兼多职,公务繁忙。以后三十年间,他没机会告假回乡。但是,他始终惦念家乡、惦念金寨,始终保持与家乡书信往来。家乡人探望他,他总是问长问短,关怀备至,并努力为金寨人民办事。

一九八二年,已是年近古稀的林彬第二次返乡。他满头银发,精神矍铄。刚从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重要岗位退下来,时间相对宽松些,这次他住了五天。
改革开放初期的金寨县,仍未完全治愈战争的创伤,山区自然环境对交通、通讯建设的制约,还处于原始的封闭状态,人民生活水平低下。土坯房,煤油灯;青年人死守三分地,老年人破衣蔽体。一幅幅萧条景象映入将军脑海,他辗转反侧,彻夜难眠。改变不了家乡旧貌,怎能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同乡战友?枕榻之上,一项项帮扶计划在他心中形成;一件件情洒桑梓的举动成为美谈。
一九八二年起,他联系国内多所学校、科研单位,将金寨家乡子弟送往学习文化知识和专业技能;又联系多家企业、厂矿,让他们就业务工,劳动致富。
一九八五年,他援助斑竹园水电站建设;一九八七年援助斑竹园网电所建设,并成功接入华东电网;一九八八年在县沙河乡投放变压器3台,解决了土地革命时期的商南地区生活、生产用电。
一九八七年,援建210省道梅(山)长(岭关)段改建工程,使原140千米路段缩距为90余千米。
一九九零年前后,援建泰山集宋冲道路、桥梁建设。
………………
将军一生情系家乡,倾注心血。但是,他并非自私狭隘的家乡观念。他作风正派,顾全大局,坚持原则,不徇私情。第二次返乡时两件事,足见其高尚品德,公为天下。
一、恩人熊卫忠因案件牵连,被县公安局拘留。族人恐事不妙,找到有关部门亮出他这张“王牌”。将军知道后,连忙赶到县城,对县领导说:“你们不能因为我与他(熊卫忠)的关系,影响案件查处,该怎办,就怎办。”接着,他又去见了熊卫忠,含泪抱歉地对他说:“叔叔,你如果真的犯了国法,我是救不了你的啊!”后来,案件真相大白,熊卫忠洗尽冤屈,将军说,我料定叔叔不是违法乱纪的人。
二、熊族祖坟坐落湖北省罗田县熊家山,熊族与当地文族因山界多年争执不休,并发生过斗殴事件。将军知道后,对族人说:“第一、你们上坟敬祖我不反对,但不能有迷信色彩;第二、要和气协商,不要以户大丁多,欺人霸世。让他三尺又何妨?”他亲自与湖北黄冈市政府联系,罗田县派出专项工作组主持调解。多年纠纷妥善解决,双方握手言和。将军并没有以自己身份地位参与事情处理之中。

走出大山的将军,只有两次返乡行程。但是,他给家乡人民留下了永远的记忆,代代相传。
他憨厚,朴实,细腻,赤诚。首次返乡带回的香烟、饼干、糖果等见面礼是他精心准备的。在兄长面前他起坐有礼,毕恭毕敬。当长辈们亲切唤起乳名时,他稚气依旧,亲和温顺。他是孝顺的侄辈,是大别山淳朴的儿子,是孝亲敬长的榜样。
他和蔼,平易,大度,豁达。在晚辈心目中,他是位和善慈祥,德高望重的长者。他伟大,丰姿潇洒,气宇轩昂;他平凡,谦虚谨慎,与人随和。他与乡亲促膝相谈,心心相印;畅聊家常,倾吐人生感悟。文革时期,他遭林彪、“四人帮”残酷迫害,含冤受辱;三子熊远鹏不幸车祸身亡,老人承受晚年丧子之痛。生活中的辛酸苦辣,种种不幸,他等闲视之。暮年的他,以博大的胸怀、洒脱的态度正确看待人生。他说:“来不欢喜去不忧”,“人生应该象蜡烛,从顶到底,一直光明。”
他直率,爽朗,乐观,坚强。他性情开朗,幽默健谈。将军戎马生涯,指挥千军万马,历经无数次恶战。提起串串战果,他侃侃而谈,如数家珍。他从一九三五年的广元战斗,讲到一九四五年鄂南开辟抗日根据地;从一九四六年的张家口保卫战、解放石家庄战役讲到一九四八年太原战役。当他谈起寿阳战役活捉敌中将师长邱延年、副师长赵守义,西昌战役击毙敌五兵团司令兼六十七军军长胡长清、游击司令罗子州时,更是兴趣勃发,滔滔不绝。他撩开身上几个碗大的伤疤,风趣地说:“这叫开花结果啊!”是的,中国革命的胜利果实,不正是无数英雄的鲜血和成千上万的烈士生命换来的么?!
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二日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日子,苍穹垂泪,巨星陨落。将军告别了七十八载灿烂人生,长眠于庄严的八宝山革命公墓。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,大别山的赤诚之子林彬将军永远活在金寨人民心中!
素材来源:熊传明、吴继利、金寨在线综合整理











发表于 2019-6-11 09:4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金寨男儿  人民的功臣
发表于 2019-6-11 09:4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金寨男儿  人民的功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 |

QQ|删帖申请|手机版|小黑屋|金寨论坛 ( 皖ICP备15025021号 )

GMT+8, 2019-8-22 03:3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