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寨论坛

找回密码
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发新帖
查看: 280|回复: 0

[开国将星] 金寨南溪出了为“游击专家”,获毛主席点赞!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4-20 09:27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

林维先将军

1955年春节前夕,毛泽东主席到浙江省视察, 听了时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林维先的工作汇报后,赞扬地说:“你不但是游击专家,还是民兵专家呢!”
师长蒙冤当挑夫
林维先出生在安徽金寨县南溪镇一个贫寒农家,1929年9月,不满18岁的林维先就参加了红 军。由于他作战勇敢,不怕牺牲,多谋善断,屡建奇功,1934年4月,林维先由团政委升任为红25军82师师长。1934年春,敌人纠集16个团对皖西 苏区进行重点围剿,妄图一举歼灭在皖西活动的红25军。中共皖西道委书记郭述申鉴于严峻形势,决定由红82师掩护中共鄂豫皖省委机关和红25军军 部向鄂东北转移。师长林维先和政委江求顺一致认为,省委和红25军军部去鄂东北,向东从长岭关走。
最近,但此地敌重兵驻扎,且周围30里之内均有大批敌人主力可随时增援,而省委和红25军军部,本身能作战的力量不过一个营,要想从这个最近的关口去鄂东北困难很大。而向西从沙窝、新集去鄂东北,虽然敌人防守兵力相对薄弱,但要多走一半路程, 万一目标被发现将会被包围,危险性更大。林维先征得道委书记郭述申和省委、红25军领导同意,决定采取声东击西战术,将红82师(仅辖三个营和一个手枪队、一个交通队)一分为二,由政委江求顺率一营和手枪队向沙窝、新集方向游击,引诱敌向西追击;林维先则率二、三营和交通队带领省委机关和红25军军部昼伏夜出,向长岭关运动,力求趁敌主力西移之际,向鄂东北快速转移。
果不出所料,当江求顺率部向西行动时,敌总指挥梁冠英率一个旅跟踪追击,东线之敌相对减少。林维先探知敌西去,迅速带领省委机关和红25军军部由莲花山向长岭关疾进,午夜抵长岭关东侧。凌晨2时,林维先亲率二营攀登悬崖,直捣关上驻军,同时命三营和交通队乘关上激战、关东之敌增援未到时,带领省委和红25军军部由关左侧碉堡前过关。林维先率二营攀登上关,迅速歼灭了敌哨兵,两个营的驻敌还在梦里即大部被歼。此刻,关东西两边守敌听到枪声纷纷向上攻击,林维先指挥全营向两边还击。
这时,三营和交通队带领省委机关和红25军军部从敌碉堡下面冒充敌追剿队顺利过关,机智的林维先趁黑夜引诱关东、关西驻敌接火后,率部从右侧悄然离去,尾随已过关的省委和红25军军部 向麻城方向转移。关东、关西之敌夜战近一小时,才知是误会,便收拾尸体撤回各自防地。梁冠英、刘茂恩两位敌指挥官获悉后大为恼火,在电话上对骂起来,都骂对方是瞎眼狗,这个故事此后在敌军中传为笑柄。林维先率部成功掩护省委机关和红25军部转移鄂东北后,又向西绕了一个大圈子,袭击了长竹园、四姑墩、叶家墩等地方保安团,在商城西余集与江求顺汇合。




林维先将军战争年代穿过的布草鞋

一个月后,皖西之敌又转向鄂东围剿,省委机关又回到皖西。省委的领导在听信了少数人对皖西苏区的片面汇报后,对皖西道委进行了错误肃反, 道委书记郭述申被撤职,江求顺等一批英勇善战的红军干部惨遭杀害。当年10月,在“肃反”运动扩大化的影响下,林维先也被怀疑是反革命的“第三党”遭逮捕。他不仅被撤销师长职务开除党籍,还被带到英山县陶家河公审准备处决。公审大会上,不少官兵和干部群情激奋,冒着生命危险为他求情,林维先这才被免除一死,被罚到苦工队当挑夫。无端蒙冤受屈,昔日指挥千军万马的师长,一下子沦落为最底层的挑夫,很多人为他鸣不平,但林维先没有任何抵触情绪,他动情地对大家说:“为革命当挑夫也是光荣的,照样随时打敌人!”
到 1934年冬,由于鄂豫皖省委的“左”倾错误领导,红军连遭败绩,一度曾发展到13000多人的红25军大部战死冤死,只剩3000多人。面对10多万强敌围剿难以支撑,便根据中央命令,于11月16日以北上抗日名义离开鄂豫皖苏区走上长征路。被留下的皖西道委书记高敬亭,为坚持大别山苏区斗争,在金寨沙河店将地方武装和一些体质稍好的伤病员集中起来,组建了有800多人的218团,下辖两个营和一个交通队、一个苦工队。
扁担杀敌洗清白
红 25军长征后,敌人疯狂“进剿”鄂豫皖革命根据地,很多地方成了白天不见人、晚上不见灯的无人区,造成218团不仅枪支弹药奇缺,就连吃粮也非常困难。为解决吃饭问题,道委书记高敬亭命令罗成云团长和熊大海政委带领200多人到产粮区白塔畈一带征粮,苦工队也带着扁担、布袋随同前往挑粮。那天天亮时部队到达目的地,团长和政委带领部队分头找地主、富农征粮,并命令交通队的一个排看管苦工队隐蔽在山坡丛林里,向北警戒可能由霍邱、六安方向来犯之敌。




林维先将军之墓与聂荣臻元帅的题词

下午2时许,驻霍邱县大顾店的安徽保安第3团,闻听所属防区的白塔畈有红军活动便来进攻,派前锋一个营试探前进。当敌人距苦工队隐蔽处只有千米时,林维先对交通队队长吴大友说:“敌人看样子是保安团,他们历来是手下败将不用怕,跟他们干!”当时苦工队仅有 80余人,而且每人只有一根扁担并无枪支。林维先遂对苦工队作动员:“冤死不如战死,战死了还算烈士,冤死在自己队伍里算个啥?”他的话激励了交通队员,也鼓舞了苦工队员,大家齐声说:“和白狗子拼了!”林维先原是红82师师长,大家都很尊重他,交通队队长吴大友原本就是他的部下,自然配合道:“林师长,你就指挥我们干吧!”林维先一面命吴大友带交通队一部向前面的山林运动,切断敌人退路;一面嘱咐苦工队注意隐蔽,待敌靠近先缠住再打,使其火力无法展开。不一会,敌人进至苦工队隐蔽的山坡下。林维先一声大喊:“冲啊!”几十名挑夫挥舞着“扁担”,像猛虎一样冲到敌群中左劈右砍,与敌厮打在一起。这时,交通队又从敌人背后杀了过来,打得敌人晕头转向四散逃窜。一个骑马的敌军官,见林维先只拿着一根扁担,举起手枪就打。敏捷的林维先就地一倒翻滚到了马下避开子弹,一扁担将敌人扫下马来。紧接着又是一扁担,打得那家伙脑袋开花。林维先缴了他的枪,撕下领章一看,原来是个少校军官。这时罗成云团长和熊大海政委闻讯也带着部队增援而来,大家一起将逃敌追到下骆山,致敌前锋营被消灭大半,其后卫两个营望风而逃。傍晚,打粮队挑着几百担粮食,带着缴获的100多支枪凯旋而归。就这样,林维先和苦工队员们用扁担拼命杀敌证明了自己的清白。
白塔畈征粮战斗的胜利,令高敬亭十分高兴。苦工队用扁担拼命杀敌的出色表现重新得到了党组 织的信任。回到驻地,高敬亭就宣布摘掉苦工队的“帽子”,将他们编为红218团第3营,任命林维先为营长,林维先又从挑夫成为红军指挥员。1935年2月,鄂东北独立团近千人来到皖西,高敬亭将其与218团合编成立了红28军,下辖三个营和一个手枪团,全军 1800余人。林维先任一营营长后不到一年,机智勇敢,出奇制胜,先后歼敌8个多团令敌闻风丧胆。
他逐渐总结出一些成功经验:如“敌情明、地形好,缴获大就打,敌情不明、地形不好,缴获不大不打”的“三打三不打”原则,以及“伪装歼敌”“杀回马枪”“化整为零,集零为整”等游击战术。1936年初,恼羞成怒的蒋介石急调第6纵队司令卫立煌来大别山担任剿共头目。1936年3月,红28军政委高敬亭在太湖县柴家山主持召开军事会议,寻求应敌之策。林维先建议:“敌人从四面八方开进大别山,我们集中游击拼不过敌人,应分散活动。最好抽出一支队伍远离大别山西出平汉路,造成红军主力向西追随红25军的气势,诱敌一部离开大别山,便于红军游击。”高敬亭十分欣赏林维先这条调虎离山的妙计,遂命其率一营执行西出平汉路任务。
调虎离山建奇功
3月13日,林维先率全营从金寨抱儿山出发, 一路穿山越岭,遇弱敌猛打一阵,遇强敌绕道而行,3天3夜大小仗打了10多次,3月17日到达湖北孝 感平头山隐蔽休息。林维先率一营一路冲杀,敌军果然以为红军主力要跳出大别山。卫立煌急令东北军102师、103师追击,令孝感保安团堵击。这时敌103师309团已进至平头山北侧,林维先命一连连长雷文学绕道敌后边打边退,造成红军返回大别山的假象。敌人果然中计,当雷文学撤到刘家坳丛林里隐蔽起来后,敌人以为红军已被撵回大别山,大喜过望即向卫立煌报告。而林维先率二、三连在平头山隐蔽一天一夜后,刚过平汉路便遇孝感保安团阻击,林维先命二连火速前进到适当地方杀回马枪,自己率三连在敌后牵制,前后夹击敌人。这时雷文学率一连也从后面攻来,敌疑为被红军主力包围,阵脚大乱被分割歼灭近半,余部四散逃去。得胜后林维先率全营在吴家湾休息,第二天刚吃过早饭,派出侦察的同志回来报告:“青山镇昨晚驻敌一个连,押着一百多个民夫,挑的都是军用物资,往大别山国民党25路军总部运送,为首的像是个大官还有一匹马”。林维先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,敌人给我们送礼来了!”即命全营作好战斗准备,隐蔽在青山镇东边山林里。上午10时,敌人大摇大摆押着民夫向大别山行进,为首的那个军官果然骑着一匹白马,甚是逍遥威风。当敌进入伏击圈后,林维先一声令下,各种火器一齐向敌人射杀,敌人怎么也想不到在大后方竟会遇到红军,只得仓惶应战,冲锋号激荡山谷间,林维先率全营冲入敌群,打得敌人丢盔弃甲四散逃命。那个骑马大官刚跑出不到百米,就被雷文学一枪击毙其战马将他活捉。经审问,原来他是敌25路军后勤部长王国珍,一路从武汉押运给养回大别山的。这时民夫已跑光了,林维先看见缴获的都是银元、服装、药品,还有一叠崭新的25路军通行证,高兴地说:“这回我们可发财了,回大别山也有通行证了。”
至此,林维先率一营远离大别山活动了一个多 月,准备回大别山与高敬亭汇合。林维先叫大家换上敌人服装,揣着敌25路军通行证,押着王国珍大摇大摆地来到一个叫陡门港的镇上休息。为麻痹敌人,林维先晚上故意集合战士们训话:“红28军已进入桐柏山区,很快就会和红25军汇合,我们后卫队一定要在两天之内与主力汇合……”夜里又故意放松警戒让王国珍逃跑,回大别山报信引诱敌人出山,减轻大别山红军压力。果然敌25路军总司令梁 冠英得到王国珍情报后立即向卫立煌报告,说红军主力撤出了大别山向红25军靠拢。卫立煌遂命刘茂恩64师、东北军102师向平汉路西追击。林维先在陡门港休息两天后绕了一个大圈子,经应山、安击回返大别山。部队行至黄岗白羊山口,突然从树林里钻出两个敌哨兵,喝问林维先是哪一部分的,并问口令。雷文学上前指着领章说:“狗日的你瞎了眼,老子是25路军进剿队的!”并反问哨兵是哪一部分的,敌哨兵看雷文学佩戴的是少校军衔,立即敬礼回答说是64师192团第3营,奉命在这里堵击红军的。雷文学即命一个哨兵去找他们营长前来会话。不一会敌营长来了,后面跟了一个排武装。雷文学递上25路军通行证,指着佩戴上校军衔的林维先说:“这是我们团长,我们是25路军追剿队,昨天奉命来这里追剿红军,请你们配合!”林维先威严地喝问:“你们发现敌情了没有,听说昨晚有一小股红军从这过!”敌营长说:“报告长官,我们没发现有红军活动。”雷文学火冒三丈地呵斥:“妈的, 你们64师都是饭桶,前天我们从武汉运给养的一个连就在你们这被红军截去的!”林维先随即要求对方集合部队配合清剿,敌营长不敢怠慢,立即集合部队请林维先训话,可敌人刚集合起来,一营300多支枪口已对准了他们,旋即敌军被缴械成了俘虏。1936年7月中旬,林维先率部安全返回大别山,在 金寨的熊家河与高敬亭汇合。林维先这次出击平汉路,带走了大别山10多个团的敌人,恢复了大片根据地,使红28军发展到了3000多人。前后3年游击战争中,红 28军是在与党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,转战鄂豫皖边区牵制 10多万敌人的,彻底粉碎了敌人的反复“清剿”。身为红28军指挥员之一、赫赫有名的游击专家林维先,出生入死8次负伤。随着全国抗战爆发,共产党和全国军民一致抗日,蒋介石才不得不停止了对大别山红军的进攻。林维先也走上了抗日前线,驰骋皖中大地抗击日寇!
解放战争期间,林维先任7纵副司令员,参加宿北、鲁南、莱芜等战役。上海解放后,林维先任淞沪警备区第一副司令员,负责反特工作。他组织精干力量,先后侦破案件160多起,破获特务组织50多个,捕获敌特分子7000余人,对稳定上海的社会治安发挥了重要作用。1954年初夏,林维先调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。翌年1月,协助张爱萍将军指挥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,一举解放了江山岛。林维先后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。
1985年7月28日,戎马倥偬一生的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林维先在武汉病逝。聂荣臻元帅为其亲笔题写了“游击大师”四个大字,镌刻在安徽省金寨县红军烈士墓园林维先中将墓地的一块石匾上,供后代瞻仰追思。
图文/ 胡遵远 张应松




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 |

QQ|删帖申请|手机版|小黑屋|金寨论坛 ( 皖ICP备15025021号 )

GMT+8, 2019-9-21 09:3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